服务热线:

13545484444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经理
电 话:010-51658461
手机:135454844441
邮箱:123456@qq.com
地址: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
网址:神话.com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站内资讯 > 正文站内资讯
在线游戏开户
来源:网上转载
导语

小莹(化名),23岁,甘肃人,一名性工作者,目前在南方一夜场上班,做的是帮助男人消除疲劳的工作。采访她真不容易,因为她要上班,尽管之前...

  小莹(化名),23岁,甘肃人,一名工作者,目前在南方一夜场上班,做的是帮助男人消除疲劳的工作。

  采访她真不容易,因为她要上班,尽管之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认识。终于等到今年五一她的“大姨妈”来了,她不上班,我才和一位朋友去采访她。

  问:小莹,请你说说自己到南方来的经历。

  小莹:你们是来这里采访我的吧?

  答:算是聊天吧,反正我们给你小费。

  小莹:这个说来故事还挺长的,得从我职高毕业说起。那年我职高毕业,就去一家酒店做服务生,谁知这一去就改变了我的人生。做了一段时间的服务生,酒店经理对我说,酒店有家发廊,管理的回家生小孩了,叫我去管管,我就去了。我了解到发廊的生存状态和服务标准,学到了按摩和洗头的基本技巧,还见证了一些服务规则,偶尔也为客人洗头和做按摩。

  问:来洗头按摩的都是什么人?

  小莹:一般来说,我们的服务对象五花八门,有一定经济实力的,还有打工者,大部分是屌丝,多数为生活和工作压力大的中年人,还有为数不多的一些老年人和青年人。

  问:有具体的事例吗?

  小莹:有很多。一天,我在发廊里接了一个电话,你知道的,酒店的客房里都有我们发廊的服务电话,比如叫个小妹上去按摩啊,等等……每当这个时候,我问客人需要什么样的服务,他说到你们这座城市出差好几天了,挺寂寞的,能不能提供一个善解人意的小姐谈谈心?我说要不边按摩边谈心怎么样?他说没问题,我还对他说我们这边的小姐都是清一色的女生,有高中也有大学生,从十七八岁到三十多岁的都有,就看您喜欢什么类型的了。他说就你吧,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甜,样子也挺好看。我对他说我是这里的管理,不是按摩的女孩,他说没关系,聊聊天就好了。当时是出于对客人的礼貌,我就上去客房了,见到他,只见客人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先生,觉得没有实际年龄那么大。寒暄几句后,他还是带着疑问的口气跟我说话,问我,你都能提供哪些服务?我就说只能给你找个小妹来按摩一下,你看可以吗?他问怎么收费,我说白天1小时100元,晚上1小时200元,两小时起步。他压低嗓门,问有没有“特殊服务”。我一下子严肃起来,冷静了一会就笑笑的对他说,我们只允许小姐在公共场合陪客人,不准去私人住宅或宾馆,您如果需要“特殊服务”,到别的地方去找吧!

  问:你陪过客人吗?

  小莹:有陪聊天的,有陪喝酒的,也有陪在湖边散步的,总之觉得都很阳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倒是有几个危险的事情让我记得很清楚。一次去陪一个男人,四十多岁,看样子像是生意人,陪着陪着他就把我的身子往他的怀里拉,我挣脱了,此时就有个女人从老远冲过来,像是要吃人的样子。她恶狠狠的对我说,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原来就是你勾引我的男人!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被她脱下的鞋子打了过来。来不及理论了,我赶紧跑。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出轨被老婆跟踪有些时日了,这不,就逮住了我和他散步的“关键时刻”。一次是陪一个十八岁的小男生,他是一个富二代,高中不读了,在社会上闲逛,结识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那时他刚染上吸毒,看起来神志还很清醒,没聊多久他就要人我做姐姐。对我说他是个不幸的孩子,他爸是个商人,在他三岁的时候爸爸抛弃了妈妈,后来他爸相继娶了身边的女秘书和一个在校大学生,从此他就像是没娘的孩子被遗忘了。跟他交往没多久,他的毒&瘾基本上戒了,但听说我不做陪护这一行,换了手机号码,联系不上我,他又开始吸&毒了。有一次接的一个客户是个女同,她要我当男人为她服务。她说就喜欢我这一款的,还说天生我就是她的菜什么的。那女人30来岁,长得很不错,很性感,打扮很得体,她是开辆宝马车来我们酒店休闲的,抽着烟,还戴副墨镜。当时她是在女宾部的贵宾房,叫了很多女孩去“面试”,其中也包括我。交谈几分钟后,她就要摸我,我当时就发觉这是个女同,但没有怎么在意。没多久,她从随身携带的一个大包里拿出几个玩具(成人的),教着我怎么做怎么做。后来我没有依她,但她也给了我服务费,我记得当时她给1500元,她还说要是我做了她喜欢做的事情,她会给我至少5000元。

  问:你认为现在就业难吗?

  小莹:当然难啦,研究生毕业的都找不到好工作,而且工资很低的。我职高毕业那会,大学生找工作都比较难了,想找个自己满意的就更难。

  问:我们知道以前你在东莞的桑拿做过,能不能讲一讲那里的一些故事?

  小莹:好像是2012年3月份的事情,当时我们村里有个大姐在那儿上班,就介绍我去了。去的时候不收介绍费,但要培训,培训的时候一般不上钟,如果是上钟就与一个熟手一起为客人服务,那叫“拖”,收费是100块两个小时,单点的就很少,如果当“拖”的时候有客人看上你,可能我们就放单飞了。

  问:单飞后你的生意怎么样?

  小莹:培训结束后,老板把我定位为900块标准的,因为我个子高,长得也不错。第一个月,收入是2万多吧,因为把培训的时间也算在里面,占了不少的日子,当时,我的月收入最高在五万以上,因为我的生意算是不错的,每天都有客人,有时最多有五个,给300公司,我得600,算算就大概知道了我的收入了。

  问:你们哪儿有几个等级的小姐?

  小莹:有700、800、900、1000、1200、1500,都是包房费,刚才说的培训“拖”不在里面,这些都是老板定的价格,我们老板对新招聘的女孩要一个个的过。

  问:老板怎么给你们定价?

  小莹:根据我们的培训表现和身高长相等,他还看我们的上半身。

  问:就是看你们的胸部?

  小莹:是的。

  问:你家里都有什么人,他们知道你做这个吗?

  小莹:不知道。我家里有父母,还有一个在读高中的弟弟。说真的,要是爸妈知道我在干这个,一定不会放过我,一定会把我的腿打断。当时来做这个我就告诫自己,要好好做人,而且做这个一定不要干很长时间,如果长了,真怕会跌进去,变成另外一种人了。

  问:你给家里人钱吗?

  小莹:不给,我一个子儿都不给家里,我存在我的卡里。

  问:比如家里发生一些紧急的事情需要钱,你会支持吗?

  小莹:这个要看情况,反正我平时不会给家里一分钱的,因为家里不需要我的钱。

  问:网上说做官的不如做小姐的工资高,你怎么看?

  小莹:这个有可能是他们说的那样,因为他们不看自己的工资,也不用自己的工资,他们用的都是别人给的钱,当然他们会说那种话,不过,我觉得他们的素质真的不怎么样。

  问:何以见得?

  小莹:因为当时到我们桑拿来找我们服务的也有不少是官员,他们都是不用自己花钱的,有马子或老板给钱,但要求很多,一不满意就投诉我们,我就被投诉过一次,投诉后老板就罚了我500块,后来听说这个人是镇里的一个小官,我领教了。

  问:挨处罚后你的服务提上去了吗?

  小莹:提升了,罚了有作用,有规范有监督就会起作用,这样就使我们这些人注意到服务的质量了,也就是当时人们所说的“莞式服务”。

  问:你们有没有带病上班的,就是患了病不去医院来上班的?

  小莹:有的,但不是得了性病,通常情况下我们都很注意。比如我就经常看到一些姐妹“大姨妈”来了还上班,而我就不会,我会及时的处置,也不在乎那点钱,与钱相比,生命还是最重要的,因为你丢了性命或被性病折磨就是失败者。

  问:公司会经常给被投诉的人敲警钟吗?

  小莹:是的,经常有贴出来告示之类的在通告栏里,有的人罚款很多的,我记得有一个女孩有一周罚款3000块,说是例假来了,其实被男人叫出去几天。

  问:她们的例假来了难道领班的不知道?

  小莹:真的不知道,但我的基本准时,而有的人就不是,因为做这个的时间一长,身体就不好了,生理就产生变化,内分泌紊乱了,例假自然就会提前或者推后还有的临时停经一个月的。

  问:你后悔做这个工作吗?

  小莹:不会的,我一直认为这是我的一笔人生财富,因为通过做这个我了解社会,了解人生,每天面对着一张张来买欢乐的面孔,要讨他们高兴,这也是一种生活。

  问:当时你觉得大众对你们的看法你都习惯了吗?

  小莹:习惯了,说实在话,在那种地方上班,很少融入到平常人的社会里,只有不上班了我们才能是一个正常的人,因为在哪儿,我们的身子都不是自己的,是客人用金钱买来的商品。

  问: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商品化了?

  小莹:早就是商品化了,不光是我们的身子,社会上许多女人都一样,比如女明星,比如模特,比如那些做别人二奶的女人,她们不都是用自己的身子去赚钱的吗?

  问:你目前最在乎的是什么?

  小莹:我最在乎的是自己的身体,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只有我的身体健康了,才能去赚更多的钱,其它的好像都不怎么在乎。特别是不在乎别人对我们说三道四,说我们是什么,我觉得现在一个人活在世上不在乎你做什么,而是你在世上为别人做了什么,不要一提起我们这些人,大家就用另外一种眼光来看我们,更不要把我们骂得狗血淋头。

  问:现在社会上对你们的议论很多,比如说给地方综合治理带来不少麻烦,给家庭特别是已婚男人的家庭造成伤害,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小莹:我不这样认为,别看我没读过大学,但我现在天天看书和看新闻,尤其是手机上网,我每天必看新闻,对社会的突发事件可以说是了如指掌。通过我涉足这个行业,有了亲身的体会,反而觉得由于我们的存在,不同程度的解决了一些人生理方面的需求,促使了一部分人就业、滋生了相匹配的产业链、交了税、繁荣了地方的经济建设,不仅而此,我觉得我们的存在,最大的贡献是还能减少强奸犯,因为只要有钱就可以找我们发泄。

  问:你跟村里的几个姐妹联系多吗?

  小莹:现在我们几个就住在一起,租的三居室民房,3000块多一个月,关系都不错。

  问:要是有一天你们几个闹翻了,公开了你们的秘密,你会怎么想法子对付?

  小莹:这个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都有承诺,不管将来怎么样,也不管我们哪一个被抓去问话或抓走了,都不会说我们几个姐妹的秘密,更不用说平时透露半点秘密了,因为这个是生死攸关的,弄不好真的出人命。我认识一个姐妹,是河南人,她就是为了一点小利益将作为同事的一个村里的姐妹说出来给村里的乡亲知道了,后来这个被出卖的姐妹找人把她给打成重伤,两个人到现在都还找人追杀对方,真的很可怕,所以我们几个姐妹很团结,不会为了一点小利益而牺牲大家的利益。

  问:问一个隐私的问题,你在上班的时候有高潮吗?

  小莹:这个就很少,即使是叫床,大多数都是装出来的。不过,想在客人身上赚取到更多的小费,关键的时候要学会呻吟,即使你不是自然而然从心底发出的声音,假装叫上几声,也一定会使客人心旷神怡。

  问:你在工作中有没有怀孕和得过性病?

  小莹:没有,我的安全措施做得很好,不可能怀孕的,也没有得过性病。这记得在东莞的桑拿上班我是几乎连感冒都没有得过,也许这个是上天对我的保佑吧!但也有一次客人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套子的质量问题,没多久就破了,我当时不知道,客人就射在里面,我立即采取紧急措施,把怀孕的机率减少为零。

  问:像这种情况你们要客人做些赔偿吗?

  小莹:看是什么原因了,如果是客人自己的原因,比如故意的把套子弄破,就要他赔偿500—1000块,因为一旦我们得了性病,这点钱说不定是治不好的,如果是套子的质量问题,就只能怪自己倒霉了。不过,出现这种情况客人都会多给300—500块小费,俗话说花钱消灾嘛!

  问:如果撇开钱不谈,有几种人在你的面前,比如老板、商人、公务员、学生、屌丝、民工,你最想为谁服务?

  小莹:只要给钱,我都不嫌弃。因为现实很残酷,我不可能为了一时的快乐而不选择钱,而做这个最重要的目地是在找钱。不过,据我所知,一般的民工是不会到我们这些地方的,他们有需要,都是找街边的女人解决,你说吧,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民工怎么会到我们这些高档的场所去找我们玩呢?不过,话说回来,我最可怜那些在外的民工,家里的老婆为这个家而守着,他却在外面为了家而打拼,我知道有个姐妹的老爸也是上一代的民工,赚了钱回家,而她妈却跟人好上了,直至后来离婚

  问:你刚才说过,有几种定价的姐妹,平时在你们内部都怎么称呼她们?

  小莹:公主、丽人、白领、模特,其中,白领又称青春美少女,用现在流行的话来形容,就是有点小清新的那种女孩,模特有两种,一种是我们内部的1200,另一种是外面来的平面模特1500。

  问:平面模特漂亮吗?

  小莹:我没见过,这些都是我们公司搞的营销项目,是外面的小姐驻在我们这里的,听说不仅漂亮,身材也好,但价格太高,好像生意不是特别的好。

  问:你们的副理带你们去见钟,都讲一些什么行话?

  小莹:副理都是油光粉面的人,会说话,往往我们到了一个房子去见钟,副理就会对我们好好的介绍一番,不管是胖的还是瘦的,都说我们有多温柔有多会做。如果看上了,就对我们说要为老板好好的服务,如果客人看不上,就叫我们出去,同时,她还用对讲机通知技师管理员(以下简称技管),说:“管理员,管理员,某某房的‘果盘’去那里,说去那个房就去那个房,不能乱走,如果有客人要留下一位技师观察观察,就让她到门外站着,等到客人选好定好后才能离开。”

  问:“果盘”是怎么意思?

  小莹:就是内部对我们技师称呼的暗语。其实我们的暗语有很多,你们只要经常接触到我们这一行,也可能会了解到一些,比如请假就有暗语:例假不叫例假,叫A假,这个是不扣钱的,也是需要技管给我们做下身检查的,而且每个月就只能请一次;请事假不叫事假叫走假,这个就要扣钱了,每天要扣200块;如果你觉得累了需要休息了,而又不想被公司扣钱,那就只好请坐假,就是坐在公司的技师房里不出来上班,这种假也要扣100块一天(或半天、一次)。

  问:你们有姐妹遇到过被人敲诈的事例吗?

  小莹:有的,我认识有姐妹被男人骗的,也有被男人控制的,有的男人还同时控制住几个姐妹,做了钱就给这个烂男人花,卡和存折以及密码等都在他们的手里,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有个姐妹做了60多万,被男人取了55万走了,走的时候还说,我拿去做点小生意,然后就消失了。

  问:你有男人控制吗?

  小莹:怎么会呢,你们看我是男人能控制住的女孩吗?我控制男人还差不多!

  ……

收缩

扫一扫,关注我们